我的老师初一作文

老王是我的老师,却也像我们最亲密的朋友,你是不是也对他好奇了呢?那就跟我一起看看老王二三事吧!

老师之戏称乃“老”也,孩子王之简称乃“王”也,合二为一,乃吾之数学王老师之尊称。

观其外貌,颇有学者风度,一头又粗又黑的头发被咖喱水管得服服帖帖,高鼻梁,坚毅的下巴,紧抿着的嘴唇,一双锐利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开学的第一天,王老师在急促的铃声中,夹着圆规、备课本、书匆匆走进教室。他放下东西,环视了一下七十张认真的脸,便走到黑板前,捋了一下头发,提笔疾书。顷刻间,“王林生”三个大字清晰地出现在黑板上,他头一昂,声音洪亮地说:“本人叫王林生,以后各位就叫我“老王”!”“老王?”真有趣,我们被他逗乐了,这里我悄悄地告诉你,他一点也不老,才四十多岁。

“笨”也许是学生的专利,可身为人师的老王却爱把“笨”用在自己身上。那天,我们上“整数与数轴”这一课时,老王却为难地说他还没搞懂,让我们自学,讨论,总结,然后讲给大家听,同学们既兴奋又激动地学起来。

经过一番埋头苦学之后,大家个个胸有成竹,跃跃欲试,竞相举手。“好,请赵老师上台!”老王请上了赵洋,自己坐到了学生席上。

赵洋却也大大方方地、认认真真地讲着,真像位老师。王老师聚精会神地听着,时而点头赞许,时而摆头反对,时而举手提问。课堂气氛就这样活跃啦,所学的知识也就这样地灵活啦。

赵洋讲完啦,老王的眉头也松弛啦。他健步走上讲台,问:“大家听懂了吗?”“听懂啦!”台下,大家齐声回答,“谁来总结一下”“我”,同学们争先恐后地。一节数学课就这样轻松地过去了。原来,老王并不是笨,而是为了激起大家的学习兴趣。

到了笔和橡皮擦战斗的日子。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正在考场上奋战呢!题目简单,不一会,大部分同学都已做完,偷偷地在搞“地下活动”。

我正在全神贯注地拼装赛车,哪知道老王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终于,我在同学们的哄笑中猛然醒悟。抬头一看,正好与老王的目光撞个正着,我满脸通红,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谁料老王却拿起我的试卷,看都没看,就打了满分。紧跟着又给几个开小差的同学打了满分,教室里沸腾了,同学们都把试卷交给老王。

打完分,老王回到讲台,神情狡黠地一笑,“你们认为简单、稳得满分,我也成全你们,但是,审卷时,发现错误,双倍扣分。”“啊!”我们这些“胜卷”稳操者,个个仔细检查起来,老王对待我们真有绝招。

瞧,老王灵活、生动、幽默的讲课方式,激发了我们的学习热情,使我们在轻松、欢乐的气氛中学到了知识。

要说最尊敬的老师吗,那就要数胡哲老师了,我感谢阳光,它带给我温暖;我感谢清泉,它带给我甘甜;我更感谢我的写作老师,他带给我鼓励的微笑。“岂有此理!胡说八道!”一听这熟悉的话,我们的写作老师来了。

我的写作老师叫胡哲,是我师范时的写作老师。他个子不高,年纪不大,可头发却白了一半儿。他穿着上也很不讲究,一年四季总是那一袭蓝布衣裳,与其他老师形成鲜明的对照。最令人难忘的是他宽宽的脸上戴着一副深度近视镜跟镜片后那一双永远深邃的眼睛。他的形象不好看,可却爱笑,一笑起来,就露出一对难看的大大的牙,脸上的皱纹也叠成了罗汉。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是:“岂有此理”。

那一次,也不知是心有所感,还是心血来潮,我写了一篇作文《想家的时候》,结果被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摇头晃脑的大读特读,还说这就是有真情实感、有新意的佳作,惹来同学羡慕的目光。也不知是哪位同学嫉妒,偷偷地说了一句:“哼!这是抄的!”没想到这句话溜到了他的耳朵里,他怒目而视,随口甩出一句:“岂有此理!你给我抄出一篇我看看?”随即把目光投向我,脸上难看的微笑又来了:“你说说,你是如何写成这篇作文的。”看了看老师脸上信任的目光跟微笑,我心情平静地把住宿以来想家的感受竹筒倒豆子般说出来。教室里静极了,同学门静静的听着,老师也好像挺激动,不住点头,脸上的微笑更灿烂了,那两颗难看的门牙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嘴外。我说完了他带头给我鼓掌,嘴里不停的说着:“真实感受,有道理!”可以说,从那次以后,我就更爱写作,更爱上胡哲老师的课了,而他在写作上对我的指导更用心了。

胡哲老师爱发火,一发不可收拾。只要同学们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就大发雷霆,嗓门儿高得几里外都能听到。他的脸憋得通红,然后大声训斥,毫不留情:“怎么搞的?上课不好好听,又不完成作业,多影响我讲课的心情!自己回去好好想想!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接下来讲课,他的声调充满了严厉,脸绷得紧紧的。可是慢慢地,他的声调就缓跟了许多,脸上又找回了微笑,那两颗门牙也不由自主露出来。而他所讲的内容更细了,还不时地轻声问:“你们听懂了吗?”我们知道,原来他不是真生气,反倒是在集中我们的注意力。于是我们就大声回答:“听懂了!”他笑得更欢了。

从我记事起,老师就伴随着我的生活。从早教老师的天真到幼儿园老师的可爱;从小学老师的慈爱到初中老师的.严厉这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名词――老师。

步入初中,每个家长和孩子都希望可以分到一个好班。而正所谓一个好班,也就是由好老师领头的班。七班,是名师方磊老师的班,而在这一个半月的学习中,七班的老师都让我印象深刻。

方老师能成为江西名师,最多的,最重要的原因正是他“教子有方,因材施教。”面对不同的学生,他能够尝试不同的教育方法。而且方老师教导学生严厉,就拿我自身的一个例子来说吧。有一次,我因调皮而被罚写了检讨,本是要在学校写完四百字,我却因家住的较远而无时间去写。方老师让我回家写,却提升到了六百字,还需家长签字。我妈管我很严,要是被她看见检讨,不得气得火冒三丈?可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回家。后果可想而知。

高烧39度,也就是前不久的事。妈妈在家校本上汇报了我的状况,第二天我在家校本上看到了几个字:“小心,不要贪凉。”

一圈、一勾、一笔,每个动作都是那么温暖,字里行间都饱含了对学生的关心,照顾。这,难道不就是优秀老师的作风吗?

出国游玩儿,途中必不可少的就是一门语言。而英语,是国际语言,在学校中应好好学。第一次的英语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后,周老师仿佛就记住了这二十八画的名字。英语课上也经常会点我发言,课后叫我帮她做事。她待我像孩子一般呵护,而最能体现周老师暖心的一幕,是在第二次考试前。

放学铃响后,我开始收拾书包。正准备上楼找同学时。迎面碰到了行色匆匆的周老师。她看见我整装待发准备回家,连忙叫住我,说“明天考试咧,回家好好复习”我听完后,感觉心中顿时充满了信心,眼眶也被一种水一般的东西润湿了。

上课时的周老师,更是一副童心未泯的模样,时而逗我们笑,又立马转回正题,还给我们玩游戏,让初中枯燥的英语课堂变得多姿多彩。

在我二年级的时候,班上原来的语文老师没有出现,出现的是一位新的老师――王老师。三十多岁的样子,鼻梁上横着一副眼镜,我们班上的每个人都很好奇,毕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老师,大家谁也不知道。

没过多久便迎来了第一节课。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就钻进了教室,冲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死死的盯着教室门,但老师却久久不至。下面传来了窃窃私语。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外,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紧接着,王老师面带微笑,徐徐走进教室。同学屏息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新老师。下面又传来了窃窃私语。王老师翻开教材,打开PPT,开始神采奕奕地讲课。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很动听,都充满文学气息。渐渐的,同学们融入了她的课堂。每一个同学都很积极,争先恐后的回答王老师提出的问题一堂课就这样快乐的结束了。

她对我们很好,处处为我们着想。记得学农的时候,条件较差:宿舍里空气不流通,墙角都是蜘蛛网,墙壁上白漆一块一块的,床硬邦邦的;早中晚饭吃不好,处处不如家。许许多多的同学都因为不能适应而生病,肚子难受,头昏脑涨,体虚乏力,种种状况都有。我们班也有同学因为生病,中途停止了学农,回家了。当一个个同学离开后,王老师很担心我们,怕我们一个个都病倒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王老师悄无声息地推开宿舍大门,悄悄地来摸我们的额头,对每个人都那么关心,那么爱护。啊,王老师!你对我们真好。

在下雪天里,王老师带着我们,走到学校的后路上,带我们打雪仗。一个个晶莹的雪球飞过空中,一阵阵欢笑传出学校,同学们个个喜笑颜开。春风拂面,王老师曾带着我们,在操场上放风筝。风筝个个飞上了天,似大雁,在天上翱翔。同学们扯着风筝线,在操场上狂奔。王老师就在一旁看着,脸上也流露着喜悦之情。

王老师教会了我们各种人生哲理:在诚信上,她教会了我们对待他人,对待同学,要诚实守信,不能一笑而过,那么多的事例,那么多故事,使我们很快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在礼节上,他告诫我们要尊重他人,礼貌地和他人交流,多站在别人的角度为别人着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王老师从二年级开始做我们的老师。她一直关心我们,照顾我们,好比我们的第二个母亲。我们虽然已经毕业,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为我们带来的好处,我们会永远记住她。

进入初中,我第一眼看到的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张老师。张老师长得很帅气,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几天下来,我觉得老师那双大眼睛就像刀子一样锐利,他那双眼睛,时而深沉,为我的淘气而不安;时而明快,为我的进步欣喜。我的一切好像随时掌握在老师的眼中,我的一举一动都跑不出老师的眼睛。

记得入学那前几天,因为对新学校新同学的好奇,我特不安静,而我内心只能够其实也抱有侥幸心理,总以为刚开学,老师不认识我,所以,不管上课还是下课我都特别“活跃”。上课跟同学说话,搞小动作,下课了。在操场上无拘无束地玩耍,我觉得初一真好,太新鲜,太轻松了。可这一切都逃不出张老师的眼睛。

上个星期三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的“屈服”在张老师的眼底,也从心中感谢张老师对我的“当头棒喝”那天上课了,老师没有来,于是我就管不住我的“乌鸦嘴”了,先是小声和同桌说,后来越说越激动,大声地说起来,到最后引得全班都说起来。没想到老师就站在后门,他从窗户里轻而易举地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这是,老师从前门进来了,我赶紧坐好,老师说:“全笑生,就你说的欢儿,这多影响课堂啊?你想想咱班八十多名同学。如果你耽误了一分钟,就耽误了八十多分钟,你记着,老师的眼睛时刻都注意着每一个同学的行为,请你不要抱侥幸心理。”下课了老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记住,我的眼睛时刻都在你身上,你是个好孩子,可是,你现在已是一名初中生了,不能老玩了,贪玩会害了,我的希望你能改正自身的错误。”我听后不以为然的想:“骗谁。老盯着我,谁信。”

上午上自习时,我又管不住我的嘴了,又开始说话。正当我引经据典、天南海北、胡说八道的正投入时,老师突然出现在门口,大喊一声:“全笑生!”我吓得一激灵,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一样哆嗦的站了起来,我看着老师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疼惜,失望和希冀,心一下子揪了下来,心想老师一定会罚我!可是没有,老师又给我一次改错的机会,这一次我无话可说了,我为我的行为感到自责和后悔。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老师的眼睛像两个小雷达,时刻的包围着我,让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初中生,改正自身的一切错误。

老师很瘦,瘦得好像只剩下一层皮包着一身的骨架,显得她格外高,高得盛气凌人。

那时的我们都很逆反,经常和老师对着干。我们莫名的讨厌她,讨厌她让我们学习;讨厌她让我们背题;讨厌她课间留我们改题;讨厌她占我们的体育课;讨厌她的唠唠叨叨甚至有些同学敢跟她顶嘴。老师说东,我们就说西。每天她的到来,我们都觉得是噩梦。她工作特别认真,我们交的作业,她会把所有的错题挑出来,在她的小本里记下作业有问题同学的名字。课余时间就开始逐一“轰炸”。所以,一到下课,同学们就赶快飞奔出去。没办法,我们也经常说数学老师是“更年期提前”。

时间飞逝,三年过去了。在即将毕业的前一天。李老师走进班级,不知为什么,我们不再反感她了,而却觉得亲切感油然而生。这堂课,她没有叮嘱我们考试的注意事项;没有让我们学习;也没有唠唠叨叨而是和我们谈起心来。这是我们第一次感受李老师,第一次用心感知李老师。

其实李老师人很好,对工作兢兢业业,她和我们说了很多心里话。“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但是,我全都觉得你们很调皮,我从来都没有生你们的气。哎呀!毕业了,再过六年,你们就都考上大学了,说不定有一天,咱们班的哪名同学突然回来了,敲我办公室的门,一进来,捧一束鲜花来看我,我就会自豪的说看看,这是我教出来的学生,是考上了××大学呢!那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快乐。”

这时,我发现李老师的眼睛湿润了,我的眼睛也热乎乎的。其实我们懂得李老师的用心良苦;懂得你不休息,为我们讲题,是让我们掌握更多的知识;懂得你的唠唠叨叨是教我们如何做人只是我们有些叛逆。老师,对不起!这时,王宁站了起来,他经常挨李老师批评。只听他大声说:“跟李老师好的都站起来,我们给老师鞠个躬。”线名学生齐刷刷的站起来,向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时候的我们凝聚了力量,我们与老师融为一体,我们的心报成了团,不由得齐声喊:“老师,您辛苦了!”

是呀,我们告别了童年,告别了李老师,回想起与李老师的点点滴滴,有辛酸,有泪水,有自责,但更多的是感恩!

初见她,是五年级刚开学,她是我们的班主任。因为坐在教室前,她披着一袭朝阳,太阳过耀眼了些,快淹没了她的人。她不高,但坐着并不明显,还有几分的富态,像是个温柔的人。眼睛大大的,双眼皮,瞳仁是棕色的,在阳光下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嘴角下的一颗痣,让整个人都妩媚起来,但又没有胭脂味,像朵茉莉飘香十里,却又不同于玫瑰,那样洁白,非大俗即大雅。微卷的头发利落地梳了起来,却不减她的气质。多温婉的一个人啊!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她说话总是透着一股书卷气,也许是年纪不小的缘故吧。听她说话像在阳光下捧着一杯热茶细品,她总是说:字是认识一个人心性的测验,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大多都心静如水。静静的话语撩动着你的心房,我也注意起练字,但练字对我来说实在是煎熬,所以五年级前我总是潦草字。每每见到她在黑板上飞舞着落下一个个张扬而不是秀气的字,我羡慕呀!有一次,练字帖时,她四处看着不时用手抬起同学下低的头,一会儿又给同学一点小建议。突然,她走到我的身边,我紧张得手中的笔不自觉地停了,她竟在我的身边住了脚步,弯弯腰,柳叶细眉一横,一双杏眸盯着我的字帖,我看不出她的情绪,但原来盈盈的笑意不见了,我看的字帖像一个个失去原模样的字,我一惊,暗叫一声不好。她皱着眉,轻轻地拉起我的手,握着,在我的字帖上舞动,我的手无意识又飘了起来。她也不恼,握着一点一点的来,终于一个字完成了,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手心湿了。在她的慢慢改变下,我渐渐改掉了潦草字,但字依然飘,所以现在写字总喜欢在下面压把尺,也不知道这是好习惯还是坏喜欢,只是这样放着自己安心罢了。

还有一次,是暑假过后,一个同学来跟我说,原话我已经记不得了,大概是:真可惜,某某天我们去薛老师家问题目。老师不仅教了我们,还请我们吃零食呢。看着她那神情我怎么能不羡慕呢?自然不会是那零食,而是那人啊!我忍不住地在心里:想要是当时我在就好了!薛老师一定是那夏季微风吹漾的语气,不疾不徐地,低头看看题目,想通了,抬起头训我们两句。语气并不严厉,像水波的摇拂一轻轻落下我们心头,手轻轻划过作业,慢慢为我们分析。那声音袅娜着来我的身边时,剩下微风和河水的密语,抹去一夏的燥热。以后的假期中,他们偶尔也会去她家,但我不是生病就是不在附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就这样吧,只能羡慕了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